妻子在火车上给老外干_第162章-一切从相遇开始 Ⅲ

天官赐福 2020年06月25日 武侠仙侠 6,497 13 喜欢 (0)

几个人跑过去,再去拉动壁灯,却毫无反应。司徒火冒三丈对着墙面连开数枪。

“这样没用。”司徒彦拉住他,“通知上面,严守所有出口,特别是可以通向大海的。”

没等司徒彦说完,田野已经开始联系叶慈和唐二,说明这边的进展。

这时候,林遥跑回去至少三百米。这里的岔路太多,稍有不慎就会迷路。纵横交错的水流道几乎都是一个样子,林遥必须打起百分百的精神,集中注意力,才能按照原路返回。

就是在林遥生怕自己走错路的空档里,不知道从哪个水道、哪个方向传来了微弱的古怪声音。

这是什么动静?林遥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仔细听着。

“什么声音?”温雨辰紧皱着眉头,“好吵。”

“你听见什么了?”霍亮抱紧怀里的人,舍不得放在潮湿的地上,“别急,慢慢来。”

温雨辰的小脸皱成了包子,埋在霍亮的怀里,嘀咕,“吵死了。机器……远了。”

司徒神色骤变,“雨辰,哪个方向?”

小孩儿无力地抬起手,指着左后方。

声音越来越近了,好像是个大家伙!林遥绷紧了神经,又把枪掏了出来。下水道里充满了湍急水流的声音,搅扰了那大家伙的本来面目。直到那声音彻底靠近了他,他才恍然大悟。

是快艇!

脑子里刚刚辨识出声音的来源,从他右边的岔口水道里忽然窜出一艘小型快艇。林岳山压着辛禹趴在快艇中间,子弹根本打不中。几秒钟的变化,再开枪射击马达哪还来得及?林遥拼尽全力跑过去,几乎跟快艇一擦而过时,纵身一跃,跳进水里。手指,堪堪抓住快艇尾部的保护杠上。

“小遥!”循声而来的司徒远远的看见林遥扑进水,被拖在快艇后面。立时急红了眼。

被拖进水里的林遥已经没了□□,为了抓住快艇他不得不丢枪。现在,他必须使出吃奶的劲爬上快艇,制服林岳山。

而对林岳山来说,林遥简直是阴魂不散!他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持枪,枪口对着快艇尾部。一直被压在下面的辛禹终于找到了反抗的机会。狠狠地撞向林岳山。这一撞,撞偏了枪口,子弹打在了马达上。

剧烈的爆炸声,让正在疯狂追赶的众人瞬间冒了冷汗。司徒惊愕地看着前方,“小遥……”

看不到火光,听不到林遥的声音。恐惧如一条巨大的蟒蛇紧紧勒住每个人的脖子。

霍亮的眼睛几乎瞪出血,抱着温雨辰的手无意识地用力,几乎快把怀里的人勒出眼泪来。温雨辰艰难地抓着霍亮的衣襟,恨不能使出浑身的力气,叫嚷:“还……活着。快啊!”

他听见了,有人还活着。

第一个跑起来的是司徒,闷不吭声地跑,拼命地跑。有生以来,从没这么疯狂的跑过。脑子里是空白的,是迟钝的,想不到万一林遥死了怎么办、想不到万一林遥残了怎么办?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跑。

跑断腿也没关系,必须跑到林遥身边。

究竟跑了多久司徒根本没有概念。他只知道,看见水面上燃烧的快艇,和趴在一旁水道上微弱呼救的辛禹。

辛禹指着水道:“快,他们在,在水里。”

爆炸的瞬间,因为辛禹那一撞过于用力,直接把林岳山撞进了水里。好在马达很小,引起的爆炸威力也很小,再加上水流的缓冲,他们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当时,辛禹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肩膀上的伤痛如压一块巨石。是林遥,托举着他,把他送上了岸。

他回头去拉林遥,却眼睁睁地看着林岳山用一把匕首刺中了林遥的背脊。把林遥拖下水。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林遥完全可以脱险。

司徒跳进水流中。黑暗的水里伸手不见五指,没办法开口叫他,没办法找到他的身影。这一刻,司徒就像当年林遥跳进瀑布里找他的心情一般,找不到,就不上去了。

温雨辰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趴在水道边上哭嚷着:“师傅,你上来啊,师傅!

噗噗噗,不断有人跳进水里。葛东明、田野、霍亮、廖江雨……

司徒彦守在岸上,看着湍急的水流,推测出里面的人至少被冲出去三五百米远。他顾不得照顾温雨辰和辛禹,急急跑过去,一边跑一边观察水面的动静。

几个人浮上来换气。视线扫过激荡不止的水面,葛东明大叫:“找到没有!?”

司徒彦顾不得回话,疯了一般掏出自己的电话,打开手电功能。他趴在水道旁,把手低低垂在水面上。

林遥,看见了吗?这是回家的路!

林遥想说:看见了。但是我真的没力气了,让我歇会儿,就一会儿。

上一刻还紧紧握着的手缓缓松开,身体跟着松懈,如浮萍一般缓缓的、慢慢的、沉淀。挂在腰带上的通讯器在漆黑如墨的水中,闪着绿色的米粒光点。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几乎辨认不清的绿色,抓住最后一线生机。

司徒不知道是怎么找到林遥的,更记不清怎么把人抱上了岸。事后,他曾不止一次回忆,当时到底都想了什么?

哦,对了。是小遥背上的那把匕首,吓的自己魂飞魄散。是小遥停止的呼吸,吓的自己心碎肝裂。

霍亮说,那时候你哭了,挺难看的。幸好,没人在意。

司徒记得事真的很少。他的记忆功能恢复的时候,已经背着林遥跑出了下水道。他的嗓子叫破了,叫救护人员,叫医生。

林遥被抬上车,面朝下趴着。背上的匕首明晃晃地刺着他的眼睛,他的心。他还紧握着林遥的手,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全然不知。

急救医生死死扒着司徒紧绷的胳膊,几乎贴在他耳边大吼,“快放开他!我要给他打针。你聋了,快放开他!”

什么?你说什么?司徒茫然地看着医生。看着一张嘴在眼前张张合合,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幸好,上救护车的时候叶慈跟了来。他记得,司徒生死不明的时候,林遥也是这样。无奈之下,叶慈只好打昏了司徒。

所有人都集中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医生说,那一刀距离心脏很近很近,情况危急。最好立刻通知家属,做……准备。

葛东明疯了,抓着医生痛骂、质问、哀求……

这都什么时候了?该抓的都抓了,该杀的也杀了。你们怎么能告诉我林遥不行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都干了什么吗?你怎么能告诉我他不行了。他要是不行了,我们这一组人怎么办?司徒怎么办?

他缺血我给他,他哪个内脏不能用了换我的!心肝脾肺肾,你们随便换!

葛东明哭的很难看,揪着医生死不撒手。其余的人不是跟他一样疯狂就是呆呆傻傻。好在,还有个冷静的。

叶慈抓住一个小护士,说赶快去给司徒打一针,能睡多久睡多久。最好让他睡二十几个小时。转回头来时,看到司徒彦抱着发了疯的葛东明往外面拖;田野坐在地上,揪着头发,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

手术室一层的电梯门打开,从里面急匆匆走出五个人。为首的是唐老。他神色凝重,带着身后几个人快步奔到手术室门前。

死命控制着自己的霍亮看见了老陈,联合研究所的老陈,还有两个身穿手术服,带着帽子口罩手套的医生。

老陈蹲下来,抓紧霍亮和温雨辰冰冷颤抖的手,“我保证让林遥活下来。”

老陈带来的是联合研究所最好的医生。他们闯进了手术室。老陈发起威来也是很可怕的,两名医生被赶了出去,由联合研究所的人取代。

手术重新开始。主刀医生对着身边的护士说:“必须跟上我的节奏,如果你做不到。马上出去,别碍事。陈工,放音乐。”

轻快的交响乐在手术室里回荡,代表着林遥生命迹象的仪器发出轻浅的滴滴声。

司徒清醒的瞬间,第一个看见的是老陈。老陈对他笑了笑,“林遥已经脱离了危险,在加护病房。你放心吧。”

司徒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嘴角扯起一个虚弱的笑容,“老陈……”

“嗯?”

“林岳山死了吗?”

“没有。”老陈拿起桌上的苹果,削皮,“他们在水里那时候,林遥弄瞎了他的眼睛。”说着竖起两指,比划了一下眼睛,“真够狠啊。眼球体都挖出来了。”

司徒笑了。笑的骄傲,笑的畅快!然后……他说:“我不管了,小遥也不管了。后面的事,你们操心吧。我们需要休息。”

当然,老陈表示这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

林岳山的眼珠子被林遥抠出来了,必须住院。让老陈苦恼的是:林岳山到医院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被打的。究竟都有谁上了手,已经查不过来了。负责抢救林岳山的医生都说:还救吗?意义不大啊。

救,怎么不救?就这么让他死了,也太便宜他了!唐老大手一挥,必须全力抢救!

司徒笑的岔了气。老陈手里的动作在他的笑声中停了下来,“司徒,你们想审林岳山这个我能理解。但是,对我们来说,林岳山必须在短期内就要死的。你看……”

“别说。”司徒冷着脸打断了他,“我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他的事。放下我的雇佣金,你也去休息吧。是杀是押,我一点兴趣没有。”

对老陈,对联合研究所,司徒始终没办法产生一点好感。即便,他们救了林遥。

老陈讪讪地放下支票,最后告诉司徒,“袁博士的行为很严重,光是参与绑架辛禹这一条罪就够她喝一壶的。案发当天,袁博士已经被秘密看押起来。如果没有意外,她将会被判刑。研究所那边开始大洗牌了,遗留下来的孩子会被陆续送到各地的孤儿院。我们……”

我们也将重新开始。

司徒挥挥手,慢走不送。

病房里非常安静,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司徒起了身,披上外衣,准备去看看林遥。走到门口,跟正要进来的葛东明撞在了一起。

俩人面对面嘿嘿乐着,乐的像俩傻小子。

葛东明说,后面的事咱不管了,唐老安排了人,处理麻烦事。至于研究所打算什么时候弄死林岳山,出奇的,特案组这边没一个人感兴趣。

司徒撇撇嘴。说,你还来我这干什么?回家抱媳妇去啊。葛东明直接翻了白眼,不耐地回敬:哥几个差不多都进了医院,我能回家吗?

“谭子怎么样了?”司徒问道。

“跟林遥那时候的情况一样,眼睛暂时性失明。”

“文堂和翟谷清呢?”

他们俩啊……

“那司徒彦呢?”

司徒彦啊……

司徒觉得葛东明纯属吃错了药,含含糊糊也不说明白。干脆不问了,自己去看!

打听了一圈才知道,司徒彦在林岳山的病房里。

门口是四个负责看守的刑警,见司徒来了集体敬礼。司徒各种不适,险些落荒而逃。你们给我敬礼算怎么回事?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鸟。

坏鸟司徒推开了病房的门,看到白来的兄弟站在窗边。一堆仪器中间的林岳山被包的像个木乃伊,口鼻都在氧气罩下。

“他醒着。”司徒彦笑道,“这样都没被打死,生命力也算顽强。你就别上手了。”

司徒笑了笑,“我犯得上吗?就是看看你来干什么。为了卫君?”

司徒彦坦然地摇摇头,说:“我来给林岳山听点东西。本来,这是给雨辰护命的底牌,那小子真厉害,居然没用。”

雨辰的能力司徒自然了解,这一点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让司徒感兴趣的是所谓的“护命底牌”。

司徒彦走到病床边,将录音笔放下,“林岳山,听听吧。”

很快,从录音笔传来了司徒彦的声音。

司徒彦: “你很准时。”

“我一直守信。”

时隔三年再听卫君的声音,司徒感慨万千。而司徒彦,瞥了眼林岳山的心速监控仪。很好,林岳山激动了。他将录音笔的声音打开最大。

司徒彦:卫君,上次说到的事,我劝你再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引荐我的老师。

卫君浅浅地笑了几声,说:“好意心领,我还是不去祸害你们了。阿彦,这一次,我可能回不来。我在瑞士银行的保险箱里留下一些钱和一张磁卡。钱,给你做研究用;磁卡里有三封信,你帮我发出去。里面没有地址,我口述,你记一下。

地址是电子邮箱,卫君没有说姓名。口述过后,再也没有提及邮件的问题。

司徒彦:我能不能问问,收件人是谁?

卫君笑了。在司徒听来,卫君的笑很真实。

卫君: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老老实实给我办事,又不是没给你钱。

司徒彦:卫君,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卫君:早晚要走这一趟,这次不死,三四十年后也是要死的。我希望,你能把我研究的透彻一点。不过我警告你,千万不要陷进去,小心变成我。

司徒彦:别跟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卫君:好吧,我说最后一句。帮我照顾韩栋。

司徒彦:等等卫君!别挂电话。

卫君:你怎么这么啰嗦?

司徒彦:你不想报复吗?那个扭曲你一生的人。

录音到此没了动静。却也没有挂断电话后的嘟嘟声,是卫君沉默了?还是录音出了问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速监控仪发出了警报声。

司徒彦笑着附身,靠在林岳山的耳边,说:“别着急,还有。”

十几秒的沉默,卫君的声音才传过来:这不像你说的话。怎么了?很愿意看到我浪子回头?

司徒彦:不,我只是为你不值。你那么聪明,那么……

卫君:别夸我了,汗颜啊。

司徒彦:你恨吗?特案组那些人,司徒、叶慈、还有廖江雨。

卫君:对他们不是恨。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我只知道我们必须有一个要死,不死不休嘛。哈哈哈。

司徒彦:那……林岳山呢?你说最近他试图帮助你,有了他的帮助你就会有可能回来。

卫君:他啊……呵呵

挂断电话后的嘟嘟声也被录了下来。司徒眨眨眼,最后,卫君怎么评价林岳山的?

他啊,呵呵。

心速监控仪的警报声已经到了刺耳的地步,司徒彦这才按下急救呼叫器。并且慢吞吞地走到门口,打开门叫着:“谁闲着呢?过来看一眼。”

司徒咂咂嘴,搓搓脸,走到林岳山身边,也俯身靠近他的耳朵,“卫君对你的评价很正确。你啊,就是个‘呵呵’。”

护士和医生涌进了病房内。医生不满质问,你们俩干什么了?怎么把病人刺激成这样了?

俩司徒相互看了看,最后决定出去散步。

走出去的时候,一位花甲的老医生跟他们擦肩而过。尽管老医生戴着口罩,司徒还是从那双眼睛里看到冷冷的杀意。

老医生慢吞吞地走进了林岳山的病房,门徐徐关闭……

“兄弟,看什么呢?”司徒彦回了头,问道。

恍惚了一下,司徒耸耸肩,“没事,我去看看小遥。”

下午阳光正好。林遥就在大好的阳光中睁开了眼睛,身边的人奉上自己最温柔的笑脸。他看着他,也微微地笑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林遥还有些苍白的唇,吻下去,感觉一辈子不能失去的幸福。

司徒,活着真好。我会一直活下去,活在你身边。

当然,等我们头发白了,再也跑不动了。就留在家里,回忆我们的点点滴滴。

转载请注明来自 多皮文学网,本文标题: 《妻子在火车上给老外干_第162章-一切从相遇开始 Ⅲ》

喜欢 0 发布评论
多皮文学网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