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皇后很多年_第28章-究极体

洋芋丝 2020年06月14日 都市娱乐 6,497 13 喜欢 (0)

总之,一清大人对宇智波镰没有好脸色,在成婚典礼上鄙视的眼光在宇智波镰的脸上扫来扫去让他汗如雨下。

——天见可怜,其实一清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是否配得起活泼可爱如同村口一枝花的惠梨,只是反射性地先把人家鄙视了一顿而已。

惠梨没有家人,所以承担家人一职的是堪比姐姐和保护神一般存在的宇智波一清,其余还有不怎么熟的同族人。不需要多清晰的视力,一清就可以看到惠梨那擦的惨白的面孔。她盯着惠梨脸上的那一大片白,忍不住说:“……结婚真可怕。”

惠梨:……

“呵呵呵呵……”陪在惠梨身后的其他小姑娘忍不住开始尴尬地笑。

其中一个宇智波家的小姑娘似乎是为了打破尴尬,笑着说:“一清大人比惠梨小姐还大一岁吧?什么时候成婚呢。”

……

顿时,场面更寂静无声了。

包括宇智波镰的目光都落到了一清身上,所有的人都在内心默默吐槽。

——根本,根本就嫁不出去。

战争年代就有着凶悍人头王的形象,一边冷笑舔血一边挥舞短刀的模样实在太深入人心了。她简直就是宇智波一族中二病黑化后的最佳表现,根本不适合娶回来放在家里。

——更别提议和后一清大人那些超乎凡人的举动了。

殴打村长兼千手族长以及千手族长的弟弟已经是家常便饭,在学校里用暴力威慑胁迫五岁孩童,闭着眼睛还能随手把别人打一顿,赶跑贼人能毁灭一整栋房屋……

还是供奉在战场上比较好。

一点都不,适合娶回来。

宇智波一清面色冷漠,双手在胸前横抱着。她转向了那个发问的小姑娘,轻轻地歪了歪头,嗓音低沉道:“你……也想起舞吗?”

#麻麻我错了我不该惹怒她虽然不知道起舞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普通的那个起舞可能只有头部在天上起舞而身子在地表睡觉吧#

“好啦,一清。”脸上搓着无数白|粉的惠梨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起舞什么的以后再说了。来喝酒~”

“啊,有酒啊。”宇智波一清放下了自己的双手,撑到了桌子上。

于是所有人眼睁睁看着惠梨小姐一句话化解了危机,没有让婚宴变成宇智波一清专场舞会。

由于一清大人喝的有点多,惠梨十分担心地招手,面带奇异微笑地让人去找了宇智波斑。于是所有人都惊悚地发现,那个事物缠身繁忙非常、对人冷淡不已、气场高冷的族长忽然空降宴席,把已经进入傻呆呆微笑状态的宇智波一清大人拖走了。

然后围观者目送柔和微笑简直不像是本尊的宇智波一清和大家轻柔地告别说了再见,如同一个小媳妇一样,牵着族长的手,跟着族长走了。

“所以啊。”惠梨掩面一笑,由于笑的幅度有点大,脸上的白|粉簌簌往下掉:“一清应该快要嫁出去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麻麻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能够压住人形兵器宇智波一清的人存在的#

至于一清大人喝醉了会发生什么……

族长说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清的酒品非常好,喝醉了就自己走回房间摊开铺盖睡觉。

这种说辞大概也只有一清相信了。

×

惠梨嫁人一个月以后就传出了有孕的消息,这让宇智波一清几乎咬碎牙齿,她无形之中有了一种失宠的感觉。从前惠梨心里可是只有她,如今除了突然冒出来的夫君大人以后还会有一个性别未知的小东西和她争宠这实在是太不讨喜了。

所以每一次一清去看望怀孕之中的宇智波惠梨,都觉得自己像一个处于后宅的怨妇,用幽幽的目光盯着惠梨的肚子。

——目光确实很幽幽,视力不好的人怎么瞧眼睛看上去都特别无神。

至于一清大人说的“要是我是孩子他爸就好了”“惠梨你不能不要我”“那个镰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不嫁给我”之类的话,宇智波镰选择强行假装没有听到。

——等一下一清大人你是不是这些年光顾着打仗了生理知识都没有好好学吗!两个女人要怎么生出孩子啊你简直是在逗我!

一清大人则表示“要不是我眼睛不好残障了哪轮得到你”。

宇智波镰:……说得好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一清大人有点愤怒,于是又跑去了南贺神社的神秘地下室围观六道仙人留下的石板。可惜她几乎把脸贴在石板上,整个人抱着石板如同一条爬虫一样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新的秘密。

“——六道仙人你个辣鸡。”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都打了个喷嚏。

站在走廊上的千手柱间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说:“是谁在思念我?”

族长夫人漩涡水户是一个拥有一头红色长发的美人,她虽然已为人妇却依然十分少女心地把红发团成两个揪揪。别看她瓜子脸蛋细瘦身材,打起人来暴力的不像话。比如此刻她就特别想把千手柱间打一顿:“……根本没人会思念你。”

站在庭院之中原本愉快玩耍的柱间长子忍不住小声说道:“父亲又要被母亲打了。可怜啊。”

柱间突然间就变得特别消沉。

身为伟大的木遁使用者,木叶忍村的建立者,千手一族的族长,忍者学校的校长,在外被幼年好友加多年对头宇智波斑鄙视,在内被自己的妻子漩涡水户鄙视,在政务方面被自己的弟弟千手扉间鄙视,在房间里还要被自己儿子鄙视,偶尔还要在教育方面被那个视为未来弟媳的宇智波一清鄙视,真是委屈到家了……

想到宇智波一清,他就忽然有了干劲,瞬间把被妻子儿子鄙视的痛苦抛到了脑后,兴冲冲找到了只穿了一件黑色毛衣正在研究新忍术的弟弟千手扉间。

“扉间啊。”他咳了一声,看到扉间正专注于书桌上摊开的一叠文献,忍不住说道:“你最近在忙什么?火影推选的事情吗?”

“恩?”千手扉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火影的推选已经告一段落了。火影百分之八十会由大哥你担当。提议宇智波斑成为火影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

“呃……”柱间被扉间严厉又冷淡的语气压的有点说不出话来,又改了一下话题:“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是说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呢。”

“啊?”扉间不明白这个向来天真的大哥又在折腾什么幺蛾子,于是把自己桌上的文献推到了柱间的面前:“研究一些新忍术。宇智波一清的纸分|身术给了我一些灵感,觉得我新研发改良的这个影分|身术在战斗应用应该更有效果。”

扉间还没有介绍完,柱间就一脸沉痛地打断了他:“可是,扉间啊,你已经二十六了。过了新年,你就二十七了。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娶了水户了。虽然我现在经常被水户打,但是被妻子打是很正常的,我们千手家都是好男人……”

“大哥你……”扉间皱着眉说:“你在说什么?”

“宇智波家的那个姑娘已经二十三岁了,再不嫁就要变成老姑娘了。你总是这样子耽误人家的青春,不好啊。”柱间看上去一脸沉痛。

扉间:……

扉间陷入了沉默,仔细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二十三岁的宇智波家的姑娘,无论怎么搜索都只能想到一个人。

那个爱发成狂,身高俯瞰所有女忍者,狂躁凶狠,杀人成性,阴险狠辣,以死在大哥千手柱间手上为乐趣,用搏命方法教育下一代的宇智波一清。

他忍不住给了柱间一下:“大哥,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啊。”

“我没有想错啊。”被扉间锤了一拳的柱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看你们不是挺好的嘛。”

“一点也不好。”扉间扶着额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没记错的话,她的恋人是宇智波泉奈吧。泉奈死在了我的手上,她没有杀了我就不错了。”

“啊,是嘛。”柱间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遗憾:“泉奈的死,我一直觉得很可惜。如果不是泉奈死了,斑如今也不会对我有着堤防。”

“——大哥你太天真了。”扉间狭长的眼眸看着自己的大哥。

转载请注明来自 多皮文学网,本文标题: 《不做皇后很多年_第28章-究极体》

喜欢 0 发布评论
多皮文学网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