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领导在办公室强要_第4章:闷骚发小挑衅君威-浮萍玉

洋芋丝 2020年06月02日 历史军事 6,497 13 喜欢 (0)

宽大的办公司因为某只雄的郁郁寡欢,显得有些愁云惨淡。

正当那狗熊蹲在角落里顾影自怜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蓝湛, 蓝氏集团的少东家,白棘漠的发小,一个又骚又浪的小白脸。

蓝湛花蝴蝶一般扑到了男人跟前,“冰坨子!冰坨子!是我啦!有木有想我啊?都大半个月不见面了!反正我是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都恍如隔世了!”

蓝湛路过黑熊的时候,带去了一阵风,黑熊翻了一个白眼!

———半年多了,他始终想不明白,老大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发小,每次出门,都是一种老子溜儿子的既视感。

“你没敲门!”男人没抬头,远远就甩出来几个字。

蓝湛一听,猛地急刹!

——什么情况?谁又活腻了,老虎头上拔毛!可这千年不变的冰山脸,迟早会后悔因为没对我好点而失去我这么可爱的朋友的!

蓝湛想了想,还是乖巧可爱惹人怜活得比较长久些——半是撒娇半是耍赖地凑上去,狗腿道,“哎呦!人家找你不是有事嘛!下次!下次保准记住!”

边上的黑熊又翻了一个白眼!

——这话都说了不止一百遍了!自己的眼珠子都要翻抽筋了!

男人不咸不淡地看了蓝湛一眼,“有事?”

蓝湛一听,立马委屈起来了!两手撑着办公桌,一脸的吐槽架势:“哎呦!我跟你说的啊!今晚和我相亲的那苏家女人,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样放了我鸽子!嚯!还重来没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女人!”

男人表情无异,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口气依旧冷淡:“所以?”

“所以?诶!说得你好像早就猜到结果一样!”蓝湛被男人这么下面子,直接气得跳脚了。

男人抬头,漫不经心地开口,“她该喜欢你?”

蓝湛一听,这是什么话!肺都气炸了,“凭什么她就不该喜欢我了?我蓝大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她怎么就不能喜欢我了!”

男人见蓝湛反应过激,有点好笑,一针见血问了一句:“你有赴约?”

蓝湛一听,狠狠呛了一声,叫一个憋呀!

——冰坨子的这招祸水东引让他继续杠就显得钻牛角尖了,不杠,又很不甘心!

“是!我是不打算去。我承认,我也是被赶鸭子上架!可我至少喊人去通知她不用等了呀!结果呢!我跟班白等了一下午不说,连个短信都不来一条!你说说!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素质吗!”蓝湛见男人还是埋头办公,懒得搭理自己的模样,更加气愤了,“冰坨子!你就不能吭一声!”

“嗯!”男人真就只哼了一声。后面想了想,也该让发小死个明白,于是又吐了一句,“她喜欢我!”

蓝湛本就被男人那一个字气得不轻,刚想端起男人喝剩的茶润润喉咙,缓一缓,哪成想重磅炸弹就接踵而来了!

于是,蓝湛已经灌到一半的茶水,就这么炮弹版喷了出来!

“咳咳咳咳......”蓝湛呛得差点背过气去,好不容易顺气了,一脸不可置信地问男人,“你说什么!她喜欢你!你怎么知道?”

男人看着蓝湛还在滴着水珠的下巴,一脸嫌弃,抓起纸巾盒就扔了过去,也不打算解释清楚。

蓝湛胡乱擦了一通,眼中带泪,心中五味杂陈,“你倒是说呀!想急死我啊!”

男人依旧不语,气得蓝湛一脸通红,反而是黑熊扛着一把拖把,幽灵一般飘过来了,煞有介事开口道:“咳咳咳......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白氏集团和苏氏集团一起开发的蓝天圣地房产项目出了一些纰漏,中间好大一笔资金不知去向!于是,老大就派人去查了!接过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就捎带获知了这个消息!而不巧,老大要收拾苏家的消息被泄漏了!没办法,既然苏小姐刚好喜欢我们老大。苏总就想联姻,一箭双雕!可惜,我们老大对那女人不感冒,就不为所动,也拒绝协商,私下和解!这下,苏总被逼急了!干脆卖女求荣,想通过和蓝家联姻的方式曲线救国!毕竟白家和蓝家是世交!蓝少你和我们老大是发小!蓝总不知道其中缘由,也乐得和苏家联姻,毕竟苏小姐才名远播,又长得美艳动人!可苏小姐不乐意了!宁死不从!为了不和你相亲,下午的时候,直接割腕自杀了!幸好发现得及时,才没出人命!”

蓝湛为了跟上黑熊的节奏,全神贯注!好不容易才听完了这一部史诗大剧!又花了好一会儿才整理清楚思绪!蓝湛嘴巴长得,可以一口吞下一个鸡蛋!他又看看男人,那冰坨子还是面不改色,好像说的事儿压根和他没关系一样!

——熊二说话不带喘!冰坨子冷漠不顾她人死活!都不是一般角色!

蓝湛彻底反应过来后,就来来回回地走,一脸的凝重,捏着下巴,开始正儿八经的发表个人感言——“没想到啊,这女人这么刚烈!可怕!可怕!呜~~要是我们两个集团真联姻了,那这娘们岂不是得身在曹营心在汉!我去!那她哪天逮着机会,岂不是要背着我去找你这个隔壁老王!那我岂不是头顶一片绿油油......”

蓝湛话还没吐糟玩,腹部就受了一个霹雳掌。

——k!要不要那么狠!老子今晚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黑熊一脸鄙视地看了蓝湛一眼,埋头就去猛拖那摊水渍......

蓝湛左躲右闪,还是没能躲过黑熊的秋风扫落叶!连续几个趔趄,跳了一段大神之后,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k!这只熊肯定是故意的!护主心切!要不要那么狠!哼!冰坨子这个坏银,饲养的动物,也不是什么善茬!

地拖干净了!

蓝湛看黑熊抗着那把拖把,就跟二师兄扛着一把钉耙似得,大摇大摆地晃出去了!

蓝湛脸抽得不行,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来,发现男人已经一脸平静地看文件了,有点气愤:“冰坨子!既然你早就知道这情况了,怎么不早说啊?搞得我,被猴耍似得!”

男人缓缓抬头,看了蓝湛一眼,语不惊人死不休:“说了又如何?”

蓝湛一听,懵!

——好像真是这样!不管知不知道内幕,自己都会那样做。装不知,反而让苏氏欠一个人情!果然!在腹黑这一点上!自己和冰坨子一笔,简直望尘莫及!

蓝湛很是挫败,越想越堵得慌,一阵捶胸顿足之后,开始求安慰——“冰坨子!我感觉我的人格受到了天大的侮辱!我需要疗伤!我需要出去浪!我需要好好,排遣排遣心头的那团污浊之气!”

男人一听,难得的满怀同情地看了发小一眼,想起黑熊白狗之前的唠叨,突然就心软了。

——确实很久不出去了!也很久不见某个人了!

男人看了一眼剩余的文件,难得开了口:“去哪?”

蓝湛一听,戏精变脸!挑动两根粗大的眉毛,凑到了男人跟前——“听说断桥吧要举办狂欢party!一起去耍耍!”

男人一听,眉头又皱了起来,继续低头办公,置若盲闻。

蓝湛一看,又急了,“你倒是给句话呀!去还是不去?”

“理由?”男人问得挑衅,明显不满意这个提议。

“当然是艳遇消遣加放松咯!你看你,这一天天的!不是对着个平板看时事新闻,就是没完没了的加班批阅文件!又没媳妇,那么拼命干嘛!本来脑子就够好使了!连努力还要甩我们好几条街!你是想逼死我们这些,没被上帝眷顾的孩子们吗!”蓝湛说着说着就嘤嘤嘤假哭了起来。

——从小就要被自己老爹拎着和冰坨子比较,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深受荼毒到现在!我容易嘛我!

男人眉心突突直跳,一脸嫌弃。

——自己懒,还有理由了!

另一边,始终竖起耳朵倾听的黑熊,也是满脑子黑线。

——家里有爹有矿了不起啊!哼!无耻!

男人依旧不为所动,蓝湛却彻底炸毛了!他直接使出了杀手锏——“你...你...你...你都当了25年的和尚了。连个女人都没碰过!你说,你说你,到底是不是歪的,背地里觊觎老子美色很久了!”

男人一听,黑云密布,一把掰断了钢笔!一个起身,一个擒拿手,一招无敌腿!

蓝湛就跟一枚炮弹似得飞了出去,撞到了10米开外的真皮沙发!

——我去!差点把我的屎都踹出来了!

一旁的黑熊幸灾乐祸——傻子!又多了一个找死的!

蓝湛摔得四仰八叉,疼得龇牙咧嘴! 一个驴打滚,又窜了起来,开始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

——还好!好还!下巴还在,没脱臼!幸好鼻子真的!不然肯定废了!

蓝湛检查结束,抬头,看见男人仍旧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内心那是一个瘆得慌啊!

——不行!这架势,是打算屠杀四方了!赶紧的!现在不溜之大吉,一会儿就得死无全尸了!

“...呵呵呵呵...那啥,既然兄弟你没兴趣,那就算了!”蓝湛一边说,一边后退,摆出了十级防御的招式,“本少爷原本还想着带着兄弟你去开开眼界,想着能不能遇到让你心头小鹿乱撞的小妖精。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我自个儿去浪吧!我就不打扰,你这个三好学生,十佳青年继续努力工作啦!”

男人听到“小妖精”一词,脑海里立刻跳出来一个人影,心脏更是没来由的,砰砰砰连跳了好几下。仿佛是一种直觉,男人脱口而出:“一起去!”

蓝湛原本都快退到门口了,被这么一呵,狠狠吓了一跳!

——奇了怪了!这冰坨子向来说一不二!今晚怎么这么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得提防着点儿!

蓝湛又试探着问了一句,“冰坨子!不是开玩笑?你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吧?”

男人一听,一脸看智障的模样,冷脸问道,“走不走?”

蓝湛那叫一个欢呼雀跃啊!狗腿地跑到男人身边,开始勾肩搭背,“走...走...走!现在就走!本少爷今晚要带你飞!包你大饱眼福!有机会再尝个鲜儿!”

男人被蓝湛搂着,经过黑熊身边的时候,给了黑熊一个眼神。

黑熊一喜,屁颠屁颠就跟上了。

正当三人迈着大长腿,眼看就要跨出门口了!突然白狗驮着一堆东西,火急火燎冲了进来——一脸的气喘吁吁!

蓝湛大吃一惊!上上下下地打量——这狗子又哪里触到冰坨子的底线了?

突然,蓝湛瞧见白狗身后的那一堆东西,瞬间眼前一亮!咻的一声蹭到了白狗身边,一脸八卦:“哎呦喂!这买的都是些啥呀!呜~~~没想到啊!这一向看着闷声不吭的狗子,内心居然那么狂野孟浪!啧啧!浴血奋战!也只有干大事儿的人才做得出来了!服!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

白狗脸红,却也一脸不屑——飞给蓝湛一个大大的白眼!

蓝湛一看,怒目圆瞪!

——好家伙!这狗子也骑到自己头上来了!哼!狗仗人势!本少爷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

男人看了一眼,挑眉,“东西放下,跟上!”说完就大跨步先走了。

黑熊醒悟,赶紧过去帮忙,帮白狗把东西堆到一边。

蓝湛站着,啧啧点头,“熊狗本一家,患难见真情!”

收拾好了,两人正眼都不看蓝湛一眼就先走了。

蓝湛反应过来,赶紧跟上去。

一雄一狗一老友,嬉戏狂奔路上走......

一把扁担两个框,中间牛郎把担扛......

转载请注明来自 多皮文学网,本文标题: 《被领导在办公室强要_第4章:闷骚发小挑衅君威-浮萍玉》

喜欢 0 发布评论
多皮文学网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