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甸甸的囊袋小孔_第十七章 无奈的妥协-凤飞沙

天官赐福 2020年04月23日 竞技同人 6,497 13 喜欢 (0)

最让齐欣儿担心的事发生了,不用李小婉说出口,她都知道李小婉的选择,而这样的选择也是齐欣儿最无能为力、也最觉得有愧于李小婉的,“小婉,你别听他的,我不相信在现在的法治社会里,他还真敢明目张胆的做出什么过分之事,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而去做你不愿做得事,我更不想拖你的后腿、成为你心中的负累。”齐欣儿激动的大声说道,她说这些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并非言不由衷。

“欣儿,你懂我的,没事,不就是形式上的婚姻吗?无所谓,待应付完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无拖欠。”李小婉表面装作没心没肺的说道,殊不知她的内心感觉是有多么的凄凉,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越活越糟糕。

“很好,算你识相,而且我也从未想过要和你这样的人产生过多的交集!”风聆筝慵懒的躺在凉亭旁边的靠椅上说道。

“这样最好,不过,在此之前,我是有条件的!”李小婉语气强硬的说道,她可不想到时某人再耍赖,再以身边之人来要挟她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

“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风聆筝虽然是微眯着眼睛在说话,但是李小婉感觉得出来,他此刻的眼神里肯定是充满了极度的愤怒,甚至恨不得马上利用他那一贯凌厉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射上无数个大窟窿。

不过,风聆筝倒并未像李小婉所想得那样,因为他无论从眼里、还是心里,都压根没有把李小婉当回事,只不过把她当成一个急欲发泄的对象而已,说假意娶她是为了应付家里人,这其中到底占了多少比例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难道连这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吗?或者说是你害怕了?”李小婉不甘示弱的说道。

“李小婉,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风聆筝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是又如何?大不了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此刻的李小婉一点都不再害怕风聆筝的威胁了,只是她彻底忽略了自己压根就没有任何筹码可与风聆筝鱼死网破的事实,她在说完这话时,连旁边的齐欣儿都在替她捏了把汗。

李小婉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待回过神来时,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只不过既然话已说出去了,难不成还让她收回来,或者低头求饶认输吗?绝对不可能。

除了齐欣儿之外,旁边的其他几人就像是在看戏一样,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用在此时真的恰到好处。

李小婉和风聆筝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大约过了有五分钟的样子,风聆筝才慢慢的从靠椅上坐起来,然后悠悠的说道:“行,什么条件,你说。”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小婉在内都大吃一惊,原以为以他霸道的性格,绝对是不会服软的,可没想到他这次却松口了。

李小婉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她生怕风聆筝下一秒就会反悔,于是赶紧说道:“一、你必须现在就承诺至此以后,永远都别再利用我身边之人要挟我;二、因为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婚姻,所以不能有任何肌肤之亲;三、我们维持这样的婚姻状态绝不能超过一年,否则无论你如何威胁,我都不可能再妥协。”

想不到风聆筝在听完后,连想都未想就答应了,倒让李小婉产生了怀疑。

“口头答应并不作数,必须白纸黑字,一式两份,另外你还得在上面签字按手印。”李小婉想着只要是立字为据,风聆筝即使再嚣张也不敢在证据面前抵赖了,只有鬼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么的小看风聆筝。

“好,没问题,小童,你去将我书房的纸、笔还有印章拿出来。”风聆筝望着小童说道。

“遵命!”小童眨眼就跑不见了,跟幽灵一般,可想而知他的身手到底有多好,只是李小婉和齐欣儿根本从未想到过这一点,更让她俩意想不到的是,小童为了能和哥哥夜一样跟在风聆筝身边,从五岁时就主动要求习武,什么柔道、跆拳道这些他通通都学过,而且还利用每年的寒暑假去少林寺学习,同时更是苦练射击、车技等,虽然天才有自己独有的先天优势,但是更多的是离不开后天的努力。

“聆筝哥,都拿过来了。”小童说话时一点都不带喘气,且干净利落。

“谢谢,那我们开始吧!”风聆筝将刚才李小婉说的条件一字不漏的写了下来,然后签完字并按了手印,只是就写了一张。

他将写好的所谓的‘字据’递给了李小婉,并冷笑着望着李小婉说道:“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一点都不满意,不是说好的按手印,还有话说你自己不留一张?”李小婉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人难不成又想搞什么鬼。

“请问这张纸对我来说有何用,上面都是以你的利益出发,而我只要遵照就行,不是吗?”风聆筝淡定的说道,并直接忽略掉与印章有关的问题。

李小婉想了想,风聆筝说得也不无道理,这张纸于他而言,根本无用,只要于自己有用就行了,而且印章和按手印应该都差不多,于是,不再做过多的计较。

“好,既然一切已谈妥完毕,那就一个月后准时大婚。”风聆筝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从话语里听不出有任何的喜悦之情。

“什么,还要举行婚礼?就在一个月后?”风聆筝刚说得话让李小婉有些猝不及防。

“怎么,你这么快就要反悔了,是谁说得不就是形式上的婚姻吗?既然形式上的婚姻都不在乎,难道还会在乎一场形式上的婚礼吗?”风聆筝表情阴郁的说道。

“行吧,无所谓,只要你遵守约定就好。”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但李小婉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即将会有不好的大事发生,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已经算是天大的事了,难不成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不幸之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苍天啊、大地啊,你们是不是嫌我活得还不够辛苦啊,还想将更多的不幸加诸在我的身上。

只可惜苍天和大地都无法听见李小婉心中的呐喊,唯有已摆在眼前的现实。

“我自会遵守,但你在这一年里必须保证随叫随到,而且电话必须保证随时畅通,一旦让我知道你在故意躲我或者故意不接我电话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夜,送客!”风聆筝就像是在赶苍蝇一样,恨不得让李小婉和齐欣儿立刻就消失在他面前。

“不用,我们自己有脚,会走!”李小婉边说边在心里同时想道:这个鬼地方,不用你轰,我连一刻都不愿再待下去了。

只是风聆筝早已转身离开了凉亭,而风天宇、风烟和小童也一并消失在了李小婉和齐欣儿的视线里,唯有夜还留在原地。

李小婉心想,若不是因为风聆筝的吩咐,恐怕他也早已消失不见了吧,这些有钱人大多都是目中无人,看自己就跟见了瘟疫一样,像风天宇,自始至终都未正眼看过自己和齐欣儿一眼,好歹之前与他还算有过两面之缘,奈何他装得跟从未见过一样,不过也能理解,有钱人嘛;而夜除了起身安慰风烟之时,其他时候都是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风聆筝就更不用说了;倒是风烟和小童还算热情,没有摆出丝毫有钱人的架子,不过李小婉只猜对了一半。

“两位美女,请随我来吧!”夜客气得不能再客气得说道。

“都说了用不着,你是听不懂人话吗?”齐欣儿的暴脾气倒是说来就来。

“用得着用不着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虽然看似在强硬的说道,但是却感觉不出夜有丝毫在生气。

李小婉和齐欣儿心想,这人倒挺能忍的,也罢,送就送吧!把他当空气就好。

于是,三人一路无话,向着别墅出口的方向走去。

直至走到出口处时,李小婉和齐欣儿才反应过来,或许风聆筝那样吩咐,是怕她俩迷失在里面吧,以他那种人,肯定不想因为一些无谓的人和事而干扰到他,所以直接选择一步到位。

“小菲,人到了,你负责把她俩安全送到她们住的地方去吧!”夜走向黑色奔驰车的驾驶室门前说道。

虽然车还是之前的车,但是开车的人却从小童换成了小菲,而且性别也有所改变,看上去同样是精明干练之人,李小婉不由产生了一种好奇的心理:风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单纯的说是开公司的,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虽然没有实质证据,但有时女人的第六感也是非常准确的。

不过转念一想,风家到底做什么的,于自己而言,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说到底,以风聆筝那种嚣张无比的态度,把风家就此当成自己的仇人也不为过,只不过李小婉的心胸并非如此狭隘,只要他们不做出伤害自己身边之人的事情来就好。

叫小菲的美女年龄也和李小婉她们差不多大,只是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夜,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你就安心回去吧,我会把她们安全送到目的地的。”小菲说完后,不忘向夜抛了个媚眼。

转载请注明来自 多皮文学网,本文标题: 《沉甸甸的囊袋小孔_第十七章 无奈的妥协-凤飞沙》

喜欢 0 发布评论
多皮文学网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